政策

市场、人和技术将如何改变农村公益工作

字号+ 作者:淘农村 来源:社会资源研究所 2017-08-02 我要评论

市场、人和技术将如何改变农村公益工作

SRI从合作社对接市场这一角度切入农村发展工作,三年前我们做了一件事情,将参与式市场价值链方法(PMCA)引入中国,在国际小母牛华北区的项目点之一河北易县开展试点。

 

经济类活动在农村发展工作中的重要性不必赘述,但对市场端的日益重视,细究起来,可能只是因为在一个消费社会中,经济活动已经渗透到人们的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最终不得不去面对“因为无法利用现有市场机会”而产生的贫困。NGO在市场对接议题下长期引而不发的状态,或许是因为很多人都曾经断言过:NGO不懂市场/商业,要注意社会分工,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PMCA回应了上述断言,认为NGO的长处在于公信力,从而在传统价值链中脆弱的横向和纵向合作中弥补信任缺失,引入资源,促进贫困地区的生产者在价值链中获取盈利机会。而在这一过程中,NGO更多地是在通过引发市场事件,寻找投资于贫困生产者的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的途径,因为这两类资本的特征是:要用起来,越用才会越多。

 

PMCA
 
 

 

 

P(participatory)表示“参与式”:PMCA会将感兴趣的利益相关方整合到过程当中,通过民主决策来做出大多数的决定。

 

M+C(Market Chain)表示“市场链”:PMCA将市场链中从农户、加工商到消费者的不同参与者连接起来。

 

A(Approach)表示“方法”:PMCA提供了一种方法上的框架,而非固定的流程,具体内容需要依循当时当地的情况加以调整。

 

1. 回应市场

 

 

PMCA作为一个方法框架,首先要回应农产品市场波动与NGO工作机制的冲突。例如,易县当地的养猪能手分析,猪肉价格几乎是三年一个波动周期,他通常在第四年才能稳赚一次。而现有的NGO工作以项目制为基础,首先是以1-2年的短期项目为主,其次多以农户收入增长幅度为考核指标。想要做一个漂亮的短期生计项目,选择何时切入市场就非常关键。但NGO在一个农产品上行周期内介入,指标或许能做得很好看,但进入下行周期后农户应对市场波动的恢复力就难以成为项目的核心目标,而这本来是构筑农户稳健市场能力的核心要素。

 

因此,我们认为,在今天的经济类项目中,必须要观察农产品的市场波动周期,然后以整个周期+1年的时间长度来设计我们的工作内容。而PMCA可以作为产品下行周期即将结束时,NGO引入到价值链中的一个中短期市场活动。

 

以下是PMCA的典型“三段论”,活动周期不超过15个月。第一阶段是一个快速的市场链调查,用于了解各市场主体的利益驱动点;紧接着是密集的讨论组,共同分析可以形成哪些合作来获得收入增长机会;最后是协同市场创新活动,包括有产品、制度、技术不同层面的改进,达到减少成本增加利润的目标。

 

在这个过程中,NGO的角色属于“冰柱型”,从最早的领导型、过渡到促进引导,最终成为一个支持型角色。但如果放到国内经济类项目的现实情境里,NGO事实上很难成为市场链中利益绝对中立的一方,而是陪伴农户/合作社进入到不同的市场机会中。以一个三年周期的合作社陪伴项目为例,NGO的角色应该是教练-合伙人-朋友的角色转变。从我们过往的经验来看,PMCA最好是放在NGO和合作社开始从教练向合伙人的角色转变过程中。

 

时间阶段 目标 市场链参与者 NGO角色
第一阶段

(2-4个月)

了解市场链中不同的参与者及其活动、利益、想法和问题等

市场链调查

•活动1

利益

识别

领导型

第二阶段

(3-5个月)

采用参与性的方式来分析潜在的联合商业机会

在小组内工作

•活动2

信任

建立

促进型

第三阶段

(4-6个月)

开展联合市场创新

•新产品

•新技术

•新制度

在小组内工作

•最终活动

合作

实施

支持型

表1: PMCA三个阶段的结构和目标

 

2. 培养产品经理

 

 

合作社、农户,以及县域市场链中活跃的种养殖大户、居间人、技术员,虽然他们可能也持有工商执照,但暂且还是将他们统称为非企业主体。在三年多的合作、观察中,我们发现这些非企业主体面临一个极大的困境:在一个变得日益复杂的市场里,他们缺乏机会去学习一些基本的套路,用于举一反三、自我进化。比如,如何做一个产品经理。

 

但在一个所谓知识经济的年代,流向农村的资讯多是用来引起恐慌,而非解决实际问题。这些在县城中活跃的本地精英,即使有心去开展市场链中的合作和联合开发,但总也不能“尿到一个壶里”。这已经不是PMCA提出的在市场链中使用“参与式”手法能够干预的情境,NGO需要引入的是能力建设。让带头人们学会做一个产品经理,这是在PMCA开始之前,NGO在“教练”阶段中应该推动完成的工作。

 

教练-合伙人-朋友的角色设置,也是在回应“当NGO退出来时,村子里留下什么”。之前我们说过,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属于不用就会变少的一类资本。从这个角度看,如果NGO撤出之后,村民没有条件和机会再去使用项目中积累的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村庄就会发生“退行”。因此,要通过市场才能活下去的合作社,不得不去持续使用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从而也间接协助了NGO不断扩大之前的投入效果。而NGO从合伙人到朋友的角色转变,能够保证与合作社之间的联结持续存在。毕竟我们大都唱过一首歌:朋友一生一起走。

 

所以合作社陪伴这种工作,属于感情上的重、财物投入上的轻。和过往公益项目财物投入重、感情投入轻相反。

 

3. 技术元素

 

 

虽然一些伙伴的第一反应是我们做的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技术能够介入的空间有限吧?可是,连我们工作的村庄现在都建了微信群了,我们的工作手法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作为一个本科和硕士都和计算机打交道的工科生,我是在遗弃本专业近十年之后,才开始察觉自己的背景可以在农村发展工作中发挥所长。利用技术恰如其分地去解决业务问题,这是信息化的发展趋势。

 

比如,为服务对象画像。当然,是用数据画像。有研究机构认为,“数据素养”将成为未来的一项基础技能。与熟练操作word、Excel、Power Point一样,数据分析将成为各领域专业人员必不可少的核心能力。

 

以SRI举例,我们会在何种场景下使用数据为合作社带头人画像呢?

 

作为本土机构,我们的人力和财力都有限,因此会尽力在服务对象的数量和服务质量上求取效用最大化。通过访点来获取的合作社带头人及其团队的信息,其成本和产出与访点的工作人员的能力和经验有莫大关系,这就是一个不确定风险。如果能够通过IT交互方式,获取合作社在培训、交易活动中的数据,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数据分析来进行合作社画像,为NGO其后的陪伴决策提供依据。

 

在商业中,Amazon新近发布的Alexa被集成到各类型的Echo硬件中,在实现智能生活的同时,也帮助Amazon更准确地引导购物行为。逻辑是,一个应用在客厅场景的Echo系统,因为在短时间内被主人询问了大量天文学相关的问题,因此在主人登陆Amazon购物平台时,就会被推送与天文相关的书籍和设备。长远来看,Alexa完全有潜力从家居场景的Echo流向各类第三方硬件,从而获得更多用户维度的画像,用于引向购买行为。

 

对于NGO来说,我们做精确画像,是为了引向服务对象赋能。如何在不违背NGO价值观的前提下获得高质量的数据,SRI正在探索和试验中,有了demo我们再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讨论。

 

再举一个现下已经在发生技术应用的场景:利用地理信息系统(GIS)监测村庄中的地块变化。

图片来源:自然观察

作者:拱子凌

 

虽然都在农村地区开展工作,但是不同类型的公益组织之间的跨界分享和交流却非常有限。最近我们和做保护区的伙伴讨论了GIS在农村工作中的应用情境。

 

利用GIS,我们可以在不驻村的情况下,实时监测试验田的变化。在入村时,利用卫星遥感摄像,我们能够得到一块耕地上的稻米的准确生长和营养情况,而无需再用肉眼和经验来辨认。由此,我们可以高效分配自己的时间,将更多的精力放到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中去。

 

结论

 

 

市场和技术对个人生活的渗透和加强控制,以及个人自主意识的萌发、有意识或者下意识地反控制,是可以推断出来的“趋势”。

 

农村工作并非是隔绝的孤岛,它也会被裹挟在趋势之中,从而对我们的工作方法提出挑战。我们从前人处继承了参与式工作手法,继承了PRA、参与式监测评估,但我们这一代人,也同样需要在此基础上有所扬弃。

 

电商从未改变买卖的本质,它只是让买卖更简单。同样,那些与尊严、正义、包容、自由相关的价值,一直激励着NGO从业者向前探索,从未改变过。但我们需要提高工作的效率,比如,当PRA沦落为信息搜集的工具,那就用技术来辅助PRA,提高信息搜集的质量和速度,将精力放在PRA中与人相关的工作上。

 

改变已经近在眼前。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